每一次相见恨晚,都是久别重逢。
(团灭达人,HE无能——想要的刀迟迟不来,黑化进行时)
 

激情repo+安利 事在人为【全职高手/叶方】

叶修

嘉世三冠王的缔造者,战术大师,斗神……许许多多的荣誉,许许多多的头衔。这样一个人,他谈起恋爱是什么样子的,我想不出。

 

他应该全身心奉献给荣耀,他最好的兄弟是苏沐秋,他最好的妹妹是苏沐橙。他最看重的弟子-噢这个要打一架。但他的恋人呢?

我不知道。

 

幸好太太写了,恋爱就是毫无道理的一件事,理智如叶修都没法避免。

情不知其所起,叶修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在研究一个小小的气功师。当然叶修不会表现什么一往情深,他就是记性好,所有有关方锐的事都记得。

他甚至吃了点小醋。

也可能没有。

 

那头飘点雨丝,这人面上八风不动,心里已经没准已经翻过几轮。

说不清是胆小还是勇敢,太太笔下的叶修,一边反驳自己的想法一面发去邀请。

谁让方锐说占领脑海就占领了,当这是什么了。

现实还要讲基本法的。

不过——反正凑热闹嘛,叶修有些无赖的想。

 

叶修做什么都要做到最好,说离家出走就打死也不回去,谁都想不到大少爷也能天天节衣缩食,泡面都玩出千百种花样。说爱荣耀眼睛里就只有冠军。

因此会话窗里他舌灿金莲,连自己都觉得精彩。

其实生活里他一向懒洋洋的,别人觉得他毫无架子,其实只是不在乎。

 

山水有相逢,所幸最后重逢,终于重逢。

太太笔下的叶修,我说一句大,一点也不OOC。谈恋爱的叶修什么样的,就是这样的,他记住很多事他在乎起一个人,他依旧说着垃圾话他仍然为荣耀付出全部。只是思想不受控制,某些时刻总要打架。

行动力依旧MAX,尤其是和某人相关的时候。

 

文里有句话我很喜欢“所有人都望而却步的险,正常人都避之不及的疯”,叶修和方锐都是这样的人。

都是少年得志,经历过低谷又爬起,柳暗花明,拨云见日,命运轨迹分离又重合。谁都没想到,最后他们并肩站在领奖台上。

 

文里最喜欢的一句,也是最打动人心的一句“我的秘密一丁点大,他藏在叶子中间,避开光线,直到撞上鹿的眼睛。”

这就是爱情了。怦然心动,赤诚灼热。

是纯真的,天真的,百转千回后相遇的。

 

这是我喜欢的太太,我喜欢的文。比喻句用的恰当无比,她时而戏谑时而文艺时而煽情。更多的时候她突然笔锋一转,刀光雪亮。是的,就是这么犀利。

人物性格绝不重合,他们有自己的思维与逻辑,行动自有道理。思想及其天马行空,她可以浪漫也可以幽默,对她来说不存在什么不可能。

她说想写恋爱的老叶,我说我想看一往情深的老叶。因为我印象里,叶修生来注孤生。

太太就说好好好。

就有了这篇文。

我喜欢她!

我真喜欢她!

我无敌喜欢她!

 

我隆重将她推荐给你们,请你们也喜欢她!

吹她!

爱她!

支持她!

 

但请在心里吹,不要撬墙角,她是我喜欢的人,谢谢合作:)


87951:

叶修这人,比较爱琢磨,时常想些有的没的,记性也挺好,总是很久以后突然冒出一句,别人都要卧槽!你小子,没想到在这儿等着我呢!出其不意,总能制胜。

苏沐橙抱着手机在沙发上叫起来的时候,叶修正打算上楼去洗个脸。

“我的天,呼啸不要方锐了?”

“什么?”

“你看,微博上转得可热闹了,”她把手机递给凑上来的叶修,月光照在他的脸上,就像照在丛山的丘壑,“会不会跟百鬼夜行有关系?”

“唔……那我也说两句。”

“哎!”苏沐橙一看他就是要搞事,赶紧抢回手机,“用你自己的账号发去!”

“我账号……密码是多少呀?”

等他终于找回密码登上了久违的微博账号时,黄少天的千字长微博都发出来了,他怎么不记得这俩关系好到需要长微博来应援了呢?哦对,方锐还在蓝雨的训练营呆过半年,啧啧啧,好像玩的还是气功师呢。

你看,这就是叶修,说好听是发散思维,旋转跳跃;说不好听的那就是胡思乱想,有的没的,都能扯到一起。方锐发一句“变天了”的微博,跟他十七八岁的时候在蓝雨玩气功师有什么关系吗?

没有,叶修想,也就我了,堂堂豪门战队的队长,还研究过一个挑战赛上来的小气功,叶秋那时候什么身份,三连冠奇迹的缔造者,嘉世就算要选气冲云水的继任者,也得是从赵扬这种正式选手挑起。

“没前途了,”叶修敲下这几个字的时候,还在想很多年前那封没能寄出的邀请信——其实也未必就有这样一封信,也许最后否掉方锐的决定就是叶修自己做的也说不定——但这个念头就这样毫无道理地占据了整个脑海,就像月亮上的水,即使逝去了一万年也还是会留下浅浅的沟壑。套路固然老,但真的遇上,也是无敌地惆怅。

他确信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也确信现在的兴欣对方锐毫无吸引力。但说两句玩笑话倒也无可厚非,凑热闹这种事嘛,无非就是说者无心,听者也无意。

“收拾东西,来兴欣吧。”

 

直到兴欣拿下物美价廉的海无量,开始物色气功师的操作者的时候——叶修在纸上列了一串名单,还觉得不够,笔尖点了又点,无法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僧多粥少的大环境摆在眼前,哪还能有一个十全十美的等你来挑。

可偏偏这时候,他脑海里又蹦出个小人,一点点大,举着两条小胳膊奋力地挥舞着喊:“我玩过气功,我也是气功师!”

去去去,你个小辣鸡,五年没玩气功师了,还敢在我面前蹦跶,信不信我一龙牙就能戳死你。叶修挥散他就像挥散一片轻飘飘的烟雾,可那小人又从别处的缝隙钻出个脑袋。

“我可以学啊!我学得可快了!我这么聪明,还这么猥琐!兴欣猥琐三连,就问你们怕不怕!”

他喋喋不休地嚷着,叶修都不为所动,因为他知道这根本都是幻觉,不能代表理智,也不能决定现实。

现实中往往没有那么多恰如其分,不是说我缺一个气功师,你刚好玩过气功师,两个人就能一拍即合,出了山门就是大杀四方,天下无敌。哪怕说动了方锐转型气功师,薪资谈不拢怎么办?薪资谈妥了,转型失败怎么办?转型成功了,配合不默契又怎么办?

叶修一个个说服现役气功师的时候,其实都还在想这些问题,这也不光是方锐的问题,无论最后哪一个气功师来到兴欣,都会面临这些问题。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在第一步的时候就拒绝了一切可能性。

“这个不算意外吧?”陈果问。

“确实不能算。”

其实这些人的反应,叶修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预料,哪一个都不算意外。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拿下了海无量。

我在干什么呀。他从职业选手群里翻到了一个人的名字,点开会话窗口。

寻找意外吗?

 

意外说:你继续说。

“猥琐!”叶修虽然嘴上这么骂,心头却升起一股奇异滚烫的快感和斗志,这是命运来临时的信号,所有人都避无可避。

他一口气提出了更多更有说服力的内容,口才、套路、动之以情、无所不用其极,在这场游说中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说到最后连自己都觉得精彩——也许这就是命运,是柳暗花明,拨云见日,出其不意,还能制胜;是所有人都望而却步的险,正常人都避之不及的疯;也是对他们来说恰如其分的合适,轰轰烈烈的机遇,破而后立的精彩;是两条路走到了这一刻,终于汇在一处。

很多年前我们未必想过会分离,而后也分离;后来又何曾想过再相遇,如今竟然也相遇。

 

“天时地利,是命运好。”

“但是感情更好。”总决赛结束后的夜晚,方锐坐在马路牙子上,把喝空了的易拉罐捏的哗啦哗啦响。

“人和,还有人和!”他大着舌头说,“你当时来游说我的时候,真特么能说啊,我心里就,卧槽,这哥们特么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想得比我都多,到底你转会我转会啊——这特么,肯定天天想着我,嘻嘻~所以,这不能是命运,是感情啊!”

方锐喝醉了,感情充沛地揽着叶修鬼哭狼嚎,就差没说感情深一口闷了。

“哪有天天想的那么深厚,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六七天吧……挑战赛的时候想了两天,去呼啸的时候想了一天,发微博的时候想了一天,游说的时候想了两天……”

叶修掰着指头还没数完,方锐惊醒过来。

“卧槽!这跨度也太长了吧?!没想到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是啊,等好多年了……呵呵~”

我的秘密一丁点大,他藏在叶子中间,避开光线,直到撞上鹿的眼睛。

 

 

 


——Fin——

 

 

 

 

 

 


评论
热度(85)
© 故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