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相见恨晚,都是久别重逢。
(团灭达人,HE无能——想要的刀迟迟不来,黑化进行时)
 

(龙族X刀剑乱舞)一明一灭一尺间 02明月高悬

这里阴森地过头,不过——

倒是蛮符合西方小说里,对恶龙巢穴的描述。


身着卡塞尔的校服,森茉莉打量着眼前这座破败的日本风院落,碧眸里满是茫然。


路口石阶两旁,一滩滩干涸的黑色血迹与碎刃纠缠,灰尘是他们的葬布。台阶前,一座狐狸雕像已然坍塌,石块散落,惟妙惟肖的头部滚落在深深的草丛。狐狸吻部嘴角奇怪的翘起,原本该是憨态可掬的微笑扭曲着。细长的眼神凝视着来客,旁边一只死去多时的鸟儿,肉身已然腐朽,只留下一具森白的骨骼。


道路中间却很是干净,恰好留出一条道来。黑色的大门紧闭,在窒息如死的安静里,不甘与仇恨是那么鲜明。这股仇恨是那么深,污染了旁边的树林。黑色的林木扭曲着、挣扎着也要奔向阳光。


她应当是死了,没错,死在尼伯龙根的外围。C级的她根本无法进入战场中心,她仰望着自己喜欢的少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像一无所有的圣徒仰望自己的神明,她仰望着自己喜欢的少年。

狮心会会长—楚子航,他拥有她梦想的一切。


可是那把强悍的刀需要的是可以和他并肩同行、或者刀锋相对的另一把刀。他那样一往无前的人,怎么会沉溺于幻梦?


想到自己悄无声息的死去,想到临行前芬格尔的嬉皮笑脸沾满汉堡味的道别,想到楚子航雪亮的刀光,凝视着那股怨恨不甘,她突然哭了。

感受着血液如多年前的大雨流淌、死亡一点点降临的时候没有哭,地铁崩塌、石块坠落的时候没有哭,与母亲对峙、逃出家门的时候没有哭,现在她终于哭了。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那双翠绿的眸子中流出来,划过脸颊,砸在焦黄的枯叶上粉身碎骨。可她的表情还是茫然的,仿佛不明白为什么会有眼泪流出来。


真可悲啊,她的人生。

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人为你哭你就是个东西,不然你就不是。


她反复咀嚼着这句话,浑身颤抖却依然悄无声息。仿佛习惯了忽视,习惯了安静,就再也不知道疼就要哭出来。

她只是在流泪。在这座寂静如死的院落前。


她死去就没有想要活过来。然而既然她活过来,就不会放弃自己的生命。

她走上台阶,泪水无声无息地流淌。打湿了偷窥者的心。


站在门前,她刚伸出手去,门就吱吱呀呀艰难地打开。


一位身着蓝色狩衣的男子吃惊地看着他。同色的发间,金色流苏微微晃动。夜空与明月仿佛爱极了他,凝在他的眼里,于是他的眼眸仿佛辽远的天空,只容得下明月,而今这双眼眸却映出一位碧眼的小姑娘。


不断滑落的泪水使得一层雾笼罩着她的眼。在那双迷雾氤氲的绿眸面前,谁都会心碎的吧。长长的睫羽翕动,似蝴蝶欲飞,被她的脆弱打动,复又停留。细雪堆积成她的面容,红唇紧闭,不发一语。她本身就是如梦如幻的美人,通红的眼眶更是为她增添几许人气,却显得她更加脆弱了。仿佛下一秒就要消散在空气里。


他的眼里,倒影出这样一位小姑娘。


那位明月一样满身风华的青年原本是微笑着的,看到森茉莉不断涌出的眼泪不由收敛了笑意,以袖遮唇,“哎呀呀,这可真是……吓到老人家了啊。”


他放下衣袖,仿佛没看到小姑娘的泪水似的,俯身一拜:“在下,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把。拜见主殿。”

也不待森茉莉反应,直起身就将她拥入怀中。


评论(7)
热度(19)
© 故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