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相见恨晚,都是久别重逢。
(团灭达人,HE无能——想要的刀迟迟不来,黑化进行时)
 

(龙族X刀剑乱舞)一明一灭一尺间 03 白鹤

眼前陡然一黑,森茉莉下意识合上双眼。

幽雅沉静的气味包裹着她。

嗅闻着这位三日月身上含蓄深远的气味,脸部深陷在柔软的布料里。迟疑地,她想抱上去。


混血种根本无法温暖彼此,她想逃离蛇歧八家的阴影,天照命无法成为高悬天际的烈日,月读命的存在本身就是谎言。


从日本到美国,一路东行她以为末路出逃,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血之哀的侵蚀。


“啊哈哈,主殿,已经是夏天了啊”

那个青年,不,那把刀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奇怪的开朗。


“黑方……吗?”她闭着眼不合时宜地想道。


最终她只是动了动手指,没有动作。任由三日月收拢衣袖,起身退开。目光温和、神态自然。


啊,已经冷静下来了呢。三日月注视着少女,颇有几分遗憾。


卷发及腰,金棕色的发细致如丝,阳光下反射出几缕暗红来。肌肤纯粹地几乎透明,一双碧绿的杏眼被薄冰笼罩。仿佛冬日湖面,寒凉、清澈。好似什么都无法映入其中。然而当她朝你看过来的时候,世界都在她的眼波中摇漾。


难得见到这样的容姿,天皇后妃多雍容典雅如牡丹似玫瑰,如果自己是天际明月的话,这位主殿就是虚幻迷梦。平安时期的老爷爷,突然动摇了自己天下最美这一信念。

唔,与主殿并列,也是让老人家心情愉快的事呢。


“森茉莉,我是,森茉莉。”


昆山玉碎的声音也不过如此吧,真是一位,无法不让人倾心的姬君啊。


只可惜血统太高,无法神隐。


光风霁月、萧疏轩举的付丧神手按太刀,眼神朝小姑娘身后警告一瞥,又若无其事地收回来。

宽大的袍袖挡住了小动作,他对着自己的主殿笑得眉眼弯弯,


“主殿,请随我来吧,大家等候多时了”



森茉莉的眼泪早已止住。


眼捷还挂着泪珠,整个人却蒙上了一层坚冰,拒绝靠近,拒绝碰触。


这不是她的世界。

门打开的一瞬,大量的信息潮水般涌入脑海,审神者、时之政府、付丧神,以及,修正历史的溯行军。如同混血种与混血种,付丧神与检非违使。


跟在深渊发色的太刀身后,她深深地看了一眼三日月,湖水绿的眼睛光影变幻,最终归于沉寂。


名为神明,却为人类所束缚。力量与身份的不对等是黑暗本丸悲剧的根源。拥有人身,与人类同样的听闻嗅触五感后,怎么还能忍受被当作兵器对待?。

一方面渴望着被人使用,另一方面却拒绝承认人类为同伴吗?


真是可笑啊。这个地方。


三日月宗近,就是这个黑暗本丸推选出的代言人吗。


是谁都无所谓了,她只想活下去,等着一个再也无法见到的人,直到终焉。



带路的三日月宗近突然失去笑意,流苏在空中打旋,他猛然转头!


言灵—镰鼬,瞬间释放!


灵气翻滚,在这座黑暗本丸的付丧神看来庞大到惊骇地灵气,不过是混血种些许发挥,未尽全力。


灰尘散去,诅咒的黑烟像阳光下的薄雪消散。灵力拂过,天守阁前,黑色扭曲的树木恢复青葱,血迹不见踪影。


本丸似乎刚刚建起,廊腰缦回,曲折深幽。红木圆柱散发出木叶清香,鲜艳的布幔光洁如新。她甚至能看见阳光中细小漂浮着的灰尘。


流苏还未平息,这座本丸已经被净化完毕。


平安时期的老爷爷弯起眼睛,“这可真是……老人家难得喜欢上什么呢,上手就是高难度啊,茉莉。”



森茉莉没有感受到老爷爷的心理,她所有的注意力在镰鼬带回影像上。


天守阁中,三位付丧神在监视着他们!


本丸一楼黑压压跪坐着一片,与此同时,还有身后!


森茉莉霍然滑步,转身躲开一道洁白的身影。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黑暗本丸的大家都没治了,OOC属于我(骄傲

此处爷爷在搞事,他知道妹子的名字就立马尝试神隐,可惜没成功。

爷爷算得上最正常的一见钟情了,大概。

(为这个他还警告了某位付丧神呢啧啧啧)

此处本丸考据引用千霁太太,太太你真棒(疯狂鼓掌)

PS:黑方是模拟冬季湖面结冰时的微香,是寒冷、凛冽而淡雅的香气。极其名贵,妹子讽刺他本质和外表不符。此处设定三日月本质相当淡漠。

龙族设定言灵释放范围为5米,此处私设。

PPS:黑暗本丸,同僚爱那种东西已经没有了。

以及妹子根本不软哈哈哈哈哈啊哈

晋江在搞事吧,网申那么慢好气哦,喜欢我的你萌,有空的话千万去晋江给个评论哟。

手机LOF打开很慢,没办法及时回评论

评论(3)
热度(15)
© 故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