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相见恨晚,都是久别重逢。
(团灭达人,HE无能——想要的刀迟迟不来,黑化进行时)
 

(龙族X刀剑乱舞)一明一灭一尺间 05 天下一振

清风渐起,刀剑男士们手肘肩背处隐藏在衣物下的骨刺,就这样碎裂风化。

眼眸深处的血色瞬息之间也已经消褪。

可是每个夜晚拿着自己的本体,一次又一次砍下骨刺时钻心剜骨的疼痛还残留在皮肤上。狰狞的恶鬼早就扎根在他们内心深处,从未放过他们。


作为刀剑他们感觉不到疼痛也无法理解人类的仇恨,鲜血迸裂、血肉横飞,砍下头颅、穿透骨骼,这就是作为刀剑的,他们的日常。

供奉于御前也好,打上烙印悉心珍藏也好,都更改不了刀剑们凶器的本质。必要时刻纵使是天下一振,也会被磨短用于实战。

而当他们幻化人身终于修炼出人之心时—

他们就再也不能所向披靡、无坚不摧。


这颗人之心,才是感觉痛苦的根源。

时之政府,究竟为什么要召唤出刀剑男士,奉人类为主进行征战,而不是制作傀儡男士使用刀剑呢?


人类啊……

石切丸端坐在起居室内,与江雪左文字相对沉默。


“感受到了吗?这精纯的灵力”

“……吾等的主人,她有这个资格”

“已经承认了吗?”

“啊”,白色长发的付丧神颔首,手中佛珠还在转动。“主殿的灵力是这样说的,已经疲倦了,战争。”


起居室恢复安静,即使在室内,御神刀也没有将帽子取下。

“我是御神刀。”自当遵照主殿行事。

他终于收回落在门外的视线,正视着白发付丧神。

“本职是消弭灾祸。”为主殿所用

你厌倦战争,可是几十年厮杀搏斗中来回,身上的血气早已洗不掉了,江雪。

你从来如此矛盾。

不过……这座本丸里,你是最没有威胁的一个。


“兄长,比肩神明,不,这是高天原都无法拥有的力量。”这位审神者,可不好对付。

“我们可是御神刀”就在刚在,还是暗堕的刀剑!

白色檀纸将一头黑发高高竖起,本体横放于膝上,一只手按在刀柄处。他的面容古井无波。任凭弟弟醉醺醺瘫软在整洁的床榻上。

“次郎我,只要有酒喝就够了哟。”所以啊兄长,就让我看看,你要做什么吧。


美艳的付丧神仰头将最后一瓶酒灌入喉中。

啊啊,上一瓶,似乎用来灌醉那个审神者了。

人类是怎么回事,听说第一个老女人有虐待癖,第二个干脆执着于刀解,他来时已经是第三任审神者了。她一心想要取代他们的旧主,对长谷部心念旧主这件事恼火得不得了,怒吼着“整天前主人前主人的,不过区区刀剑,为什么不向我效忠”把长谷部首落,长谷部也是,这种主命都毫不反抗。可惜了和泉守,被那暴怒的女人拿着本体砍杀同伴。


和泉守当场就疯了,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差点暗堕斩杀审神者,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呢,撞到了大和守的刀上。


虽然第四任再次锻造出和泉守……算了,新选组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那个恶心的家伙被灌醉丢在山里,可惜了我珍藏的美酒。

酒瓶咕噜噜滚远。

鼾声响起,花魁装束的付丧神陷入沉睡。

从袖口掏出怀纸,黑发付丧神手形修长,平日里攥住刀柄时纹丝不动,对敌时也是同样。此刻打磨刀刃,他的手突然颤抖了一瞬,这种平静,真是久违了。

高高在上的神明啊,永远留在这里吧!

“次郎,走吧”


绿衣短裙,森茉莉平静地注视着这群刀剑。

她跪坐在地,腰间系着鹤丸国永银白的外套。长袖垂地,若鹤翼环绕。


“我是森茉莉,”声若珠玉,已经有几位付丧神神情微妙了起来。

胁差笑面青江更是饶有趣味地笑起来。

宗三和江雪并坐,此刻他低着头掩饰自己狂热的神情。


对各式各样的神情视若无睹。会议室中她瘦骨伶仃却挺直脊背,风骨天成。

浓密漂亮的眉毛下面,是一双勾魂摄魄的,绿宝石一样的眼睛。长长的眼睫在脸上打下阴影。

“这座本丸。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首座的小姑娘眼神沉静,肌肤剔透。袖口露出的一截手腕白如皓雪。

蓝衣的三日月在左,白衣的鹤丸国永在右。

同僚们变换的神情并没有逃过他们的注意。


昔日天下一振,粟田口吉光唯一的太刀还拥着刚刚复苏的弟弟前田。

若非弟弟劝说,退和药研附和的话,他绝不会让仅存的弟弟们出现在新任审神者面前。

不过,幸好如此,这位审神者森茉莉,他不会看错,她刚刚的眼神。

颤抖着放开双手,他对森茉莉单膝跪地。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他展露出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笑容,皇室御物的矜贵表露无遗。

“感谢您唤醒了弟弟们,主殿。”


“前田藤四郎,长长久久,效忠与您”

刚刚复苏的前田紧随其后。

顷刻间,会议室沸腾起来。

“叫我药研藤四郎吧。风雅的事情我不懂,战场的话就放心交给我。以后好好相处吧,大将。”

“我是青江。嗯嗯,你也觉得这名字很古怪吧?”

“在下江雪左文字。直至何时,战争才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呢……主人”

“我是宗三左文字,就让王者的象征来服侍您吧,主人。”

“主人,我能为您消弭灾祸”

“你好!我是美人次郎哦~!主人我们什么时候去买酒?”

“我是太郎太刀。是被供奉的刀。不过,也可以在实战中使用我”

“河源之子,很难上手,不过性能绝佳唷”

“冲田总司的爱刀,大和守安定”

“我是和泉守兼定,很帅气也很强!是最近很流行的刀!强大又帅气,我的fan增加了吗?”

“兼桑的助手,堀川国广”

……


或真或假,这座本丸所有刀剑全部宣誓效忠。


森茉莉凝视着前田。

属于她的刀,她感觉得到,这柄刀完全是她唤醒的。

她几乎快忘记拥有是怎样的感受,现在,久违的感情被唤起,哪怕流着龙血,她终究不是怪物啊,母亲!

水蓝色军装男子的眼神,注视他弟弟的眼神,母亲曾经这样看过她吗?


一期一振心中叹息,作为刀的他们尚且珍惜亲人,作为人的主殿却没有这样的经历吗?

“主殿,您要指定近侍吗?”

最终,还是不能忽视啊,就当是唤醒弟弟们的感谢吧,主殿。


“是、是的,前田藤四郎,我希望前田藤四郎作为我的近侍。”

“交给我吧,主殿”

黑色军装小少年,仰起脸对她认真地回应。

然后他看见主人的微笑,好像阳光下的细雪,或者雨幕中的猫,流露出繁花春水似的明丽。

就是这样的笑容,这样勾魂摄魄的眸光,让春神与美神出手抢夺,希腊为她百舰齐发


评论(14)
热度(19)
© 故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