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相见恨晚,都是久别重逢。
(团灭达人,HE无能——想要的刀迟迟不来,黑化进行时)
 

(龙族X刀剑乱舞)一明一灭一尺间 06 才行积雪上

本章二设:本丸景致和审神者灵力有关。灵力低微者无法改变精致,灵力高者可以任意更换。强如茉莉,除非刻意压抑,整座本丸都在她灵力笼罩下。随她心意变换。(悄悄地,这里面我设置了一个小伏笔哟

本丸变化很大。

好比此刻,审神者处理公务的执政室内,层积的灰尘已经被清理干净,拉窗、云板、敷居、鸭居散发着古物特有的柔和的光晕。一期一振带领弟弟们在万屋购买了月夜流萤主题的唐纸,仔仔细细框在拉门上。

立式红木书架挪到了西面,宗三左文字按照自己侍奉过天下人的品味,特意挑选了一些书,和歌、历史、军事,整整齐齐摆在书架上。鹤丸国永多次想把《源氏物语》笼在袖中偷偷带出去,未果。每次转身,面对的不是石切丸闭着眼睛悲天悯人举起的大太刀,就是身着白大褂的药研藤四郎,眼镜上一闪而过的利芒,之后笑面青江每次见到他时笑容都很诡异。

鹤丸深沉地想,黑暗本丸果然是没有同僚爱的。

赤脚走进去,灯芯草席带来奇妙的触感。室内满是清香。有如徜徉在大自然一样。

前田昨日刚从万屋买的酸枝木翘头案几摆在室中央,将积压的公文整理批复好,审神者肉揉了揉自己长时间跪坐发麻的腿,拒绝了近侍的扶持,自己小心地站起来,拉开鸭居站在门前。

沙青色常服的近侍始终小心而专注地凝视着她,见审神者起身,立刻斟了一杯茶递过去。卸下甲胄的他比平时多了几分亲近。紧紧跟随在审神者身侧,一步之遥。太刀佩拵挂在腰间,非战备状态下,他的刀也能第一时间出鞘。

一片黄叶从门前掠过,在天上打着旋。手中还捧着茶杯,审神者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睛,眼睫翕动,看的身后紧随的近侍心头发痒,喉头滚动几番,还是压抑住大逆不道的想法—扳过她的面孔,粗砾的指腹按上她的眼睛,细数睫毛。

(太犯规了,这双眼睛。不,主殿本身就……)

对一向自矜内敛的近侍打转着的念头浑不知晓,审神者转过头看向身侧站定的一期一振。

“哎?突然就秋天了吗?”

如此近的距离下,一期一振心底暗自叫苦,往日清丽端正的皇室御物再也维持不住内敛的神态,红霞晕染,美不胜收。

没想到威严的大家长如此容易害羞,审神者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几步。

一期一振不由得又是后悔,又是庆幸。如果是是鹤丸国永的话,那柄厚脸皮的刀肯定能借机和审神者拉近距离。三日月的想法他一贯捉摸不透。至于宗三……水蓝色短发的近侍双眸微沉,他绝不允许怀抱如此心思的宗三左文字接近审神者半步!

“事实上,本丸景色和审神者的意愿有关”调整好心态,迟疑片刻,一期一振还是无法忽视审神者头顶的落叶。“失礼了”,轻声说着,他左手大拇指挑在刀镡上,右手小心翼翼拈起审神者发间的落叶,攥在手心里。

“是落叶吗?”审神者乖乖的低下脑袋,不,以身高差而言,她低不低都没有必要。反正,她的视线只到一期一振的胸口,这也是她不愿意选择宗三左文字做近侍的原因之一。

“嗯,已经取下来了。”右手背在身后,一期一振神色如常,如平安时代的贵族公子,优雅自持,风华内敛。

小口小口啜饮着茶水,就任审神者三天的森茉莉,身上的孤寂隔世之感不知何时悄然散去,绿眸中时常萦绕着的雾气也消失不见,清澈透亮。如同黄金时代的女星,她的美流淌在浓密的发间,在眼波流转间,在话语凝结的红唇边。

云雾缭绕的稀世名花固然美丽,也让人却步不可接近,名花一旦落入俗尘,怕是任何人都会想要将其据为己有。

作为保护者,作为下属,他一般选择主殿身侧,距离三步的位置。但刚才他却……一期一振思绪繁杂,就这样在审神者身侧走起神来。

“……一期殿,一期君?”

“啊”懊恼的低下头,一期一振俯身致歉“抱歉主殿,刚刚我……”

“没关系”,已经对近侍的自尊心有所了解的审神者打断了他,“还有一摞公文”说着,她已经回身走到案几前坐好。

“万分感谢。”一期一振还没回过神,审神者就这样走开。苦笑一声,他跟了上去,在案几另一侧坐下,帮助审神者批复公文。

风从打开的鸭居灌入,拂动起审神者的长发。一簇发丝飘飘落在近侍肩头,近乎是屏住呼吸的,一期一振身体僵硬,既不愿意起身离开,也不愿意拂去泛着清香的发丝。

一时之间,执务室满是空旷的风声。

“您似乎格外擅长处理公文?”突兀的,近侍就这样跨过恪守的界限开口。

“这个啊”森茉莉侧头想起了什么,唇边泛起一丝怀念又苦涩的笑意,目光朦朦胧胧,投向壁龛甜白釉柳叶瓶上。

“我从前经常批改文件。为了节省时间,还专门请教过学姐”

为了更接近那个人一点,她加入了狮心会。那个人只要执刀战斗就好,公务琐碎由她背负。

可是她做的一点都不好。

她自以为是将文件全部抱走,熬了一夜只批改了2、3份,最后还是苏茜紧急接手处理完毕,才让当天会议正常举行。

她注视着永不熄灭的黄金瞳,她看着少年和凯撒拼刀,看着少年站在S级新生并肩谈心,看着夏弥一点点接近他,看着他慢慢流露出她从未见过的神情。

那个人根本就不知道她。

她始终是个胆小鬼。

森茉莉闭了闭眼,想起注视少年的心情,半是苦涩,半是欣喜。

无声无息地,原本悠远的风突然冷冽刺骨,雪花又快又急地落下来,被风卷进室内,快速消融。就像从没存在过。

所谓落入俗尘,只是表象。

看着本丸突然迈入冬天,近侍突然冷静下来。

不着急,不能急。他这样告诫自己,在搞清楚自己的心思之前,况且,这座本丸……

手心的落叶已经被他碾碎。

作者有话说:

查资料用了4小时,写文3小时

哈哈哈这章有没有甜!是不是甜齁了(得意)

我终于用到数睫毛的梗了!

如果你们觉得似乎有一季剧情跳过,那就这样吧我也无奈了,开头就卡了一小时啊!

筋疲力竭,鹤丸只能延迟出场,他该搞事了。

黑化的还是没有洗白。对自己的展开速度绝望,破罐子破摔吧。

一期一振相当不好写,这个角色就应该内敛矜持,带着皇室御物的优雅和不自觉的傲慢。

然而在我笔下,就是痴汉了呢科科,你们感觉怎么样,还好吗(瑟瑟发抖的咸鱼声

到底是黑暗本丸,如果是普通本丸,一期一振会觉得“大逆不道”,这种想法。感觉这个人物平素威严,其实很容易害羞啊,典型的只准他撩别人,不许别人撩他呢(不服气

小课堂:

沙青色:颜色卡对比, 自我感觉这个颜色最接近一期颜色。毕竟他内番服太丑了我拒绝

长押是两柱间的横板,本来是长方形断面,但是室町时代后期以后就成为现在的梯形断面了。材料的种类一般来说多以为桧直木纹贴上集成木材。

云板是在壁龛的正面墙上层的回缘下成立的化妆幕板。宽度是按照和室的规格决定,一般都是使用红色的杉木板。

敷居、鸭居是用在和室房间出入口及设置门窗的拉门框,设置在下方的框称作敷居,设置在上方的地方称鸭居。根据拉门的张数有一条、两条、三条沟,三条沟需要4寸幅度宽的敷居、鸭居。另外如果没有设置拉门的开口框的时候,上方的鸭居及下方的敷居就只称为横档。用的木材是配合柱子的木材来选定。一般是使用桧木板贴集成的木柴。

评论(19)
热度(15)
© 故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