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相见恨晚,都是久别重逢。
(团灭达人,HE无能——想要的刀迟迟不来,黑化进行时)
 

(龙族X刀剑乱舞)一明一灭一尺间 07神明失格

又是这个梦。

鹤丸国永看着那个男人拿着自己大杀四方。


大雨瓢泼,乱发狼狈地紧贴额头,数不清的怪物朝他涌去,他放声大笑,眉眼飞扬,仿佛向他袭来的不是怪物,而是逗他一乐的蝼蚁。

夜色中那个男人睁开眼睛,类似冷血动物的竖直瞳孔让人颤栗,绝对的威严伴随着金色光芒亮起,手腕翻转间蜂拥而上的尸守瞬息之间就散落一地,那些散落堆积的骨骸簇拥着他,朝拜着他,这一刻他就是至高无上的君王!


密密麻麻比暴雨更加密集的怪物涌来,男人漫不经心挥舞着刀迎了上去,遵从他的意志那股洪流瞬间出现一片空白。眨眼间消失不见。刀光如虹,怪物越来越密集他的刀也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猛地跳起,那群怪物踩着同类紧追不放,卑贱的蝼蚁终终于令高贵的君王流血,于是君王暴怒,时间零中无数道刀光合为一闪,轻飘飘的一刀,仿佛神明一指按下暂停,洪流停滞,一秒后只有雨仍在哀嚎,怪物被肢解,巨量的血浆迸射,战场中一朵鲜花怒放。


男人半跪在地拄着刀剧烈地喘息,苍白的鳞片随着肌肉起伏。血顺着胳膊流至银白色的太刀上消失不见。

仿佛火焰席卷而来,一股力量山呼海啸席卷了他的身体,摧毁他的身体!

鹤丸国永几乎以为火焰在身体内燃烧,他的四肢他的大脑他的思想他的一切都在烈火中燃烧重铸!

蓦地,那团火焰消失了。



不满地睁开眼。灼烧的痛感还残留在身体上。

今天是审神者接管本丸的第四天,也是他充当近侍的第一天。

披上白衣他打开门走出去,日光在背后投下长长的阴影。

黑暗聚拢在最为光明之地。



“早安哟,小茉莉”,从树上一跃而下,鹤丸国永笑容灿烂地和审神者打招呼。

今天森茉莉换了身白色羊绒裙,身披月色系带斗篷。天鹅般的脖颈,纤细的手腕,盈盈一握的腰肢,弧线完美的小腿,完美无瑕的少女。

她只是眨眨眼,娇美的面容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

短短几日的相处,足够她明白这只鹤的德行。


简单来讲,认真回答他的问题等于被他牵着鼻子走,这家伙比芬格尔还要难搞,对他们就不能认真。

审神者觉得槽点太多。


“啊哈哈哈哈!吓到了吗?啊呀啊呀,不好意思”

毫无诚意的道着歉,他在森茉莉前方背着双手一边倒退着走路,一边撩拨她。


“小茉莉,你今天故意配合我穿情侣服吗?”

“不,前田喜欢。”

“小茉莉,不要总是冷着脸,笑一笑嘛。”

“对着你笑不出来。”

“小茉莉我已经把远征名单安排好了哟”

“谢谢你。”

“小茉莉今天中午要不要换菜单。”

“都可以。”


小茉莉小茉莉,鹤丸国永眼里心里嘴上眉上满满的都是她


那时候他隐藏在树上看着她静默着流泪,大火突然就枯草燎原再次点燃他的身体,理智警惕敌意狂乱纷纷远去,整个世界渺小远去,只有她的身影那么清晰。

靠近她,再靠近一点!

多年前的经历让他知晓混血种的强大,时间可以倒流、空间可以更迭,力量者的禁区不过是他们任意把玩的玩具。

多么令人目眩神迷的力量!

鹤丸国永狂热的视线始终粘在少女身上。


获得躯体后,刀剑们也沾染上人类习性,比如赖床,和冬眠。

起居室到会议室的路上,她只碰到寥寥几位付丧神。


“主上早”

“恩,早”

这是给和泉守兼定带早餐的堀穿国广 。

匆匆忙忙打个招呼,发挥自己的高机动瞬间跑远。


“日安,主殿。”

“次郎还没有醒吗?”

“……毕竟他更偏向尘世。”

“喝酒也算不上过错,次郎很好。”

“倘若他知道您的想法,一定会高兴地大醉一场。”

付丧神容色恭敬,他上前几步,身影山岳一样投下,为审神者挡下风雪。


(这真的是日本的刀剑吗?说起来,本丸的身高根本不科学啊。纯血龙族身躯庞大,她们混血种怎么一点都没有继承到。)

审神者终于直观的感受到身高差异,她仰起脸,想象着次郎烂醉如泥发酒疯的样子,嘴角含笑。


“如果那样的话,就拜托你照顾他了,太郎”

“是,谨遵您的命令。”任何命令!

身形高大的太郎太刀目送主殿远去。

雪白的鹤?真是笑话!那家伙要是染黑了多好,这样他就能名正言顺地将他斩杀!


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看的,同性相斥,妨碍到他的刀剑,杀掉就好。

鹤丸国永不知何时转到审神者一侧,笑眯眯注视着小姑娘。

还是他家小姑娘好看。


审神者远远就看见一期一振带着弟弟们在走廊门口等待。


也不知他等了多久,飞雪落满肩头,蓝发罩上一层银霜。

似乎对寒冷无知无觉,付丧身身形挺拔,看到她时蜜金色眼瞳亮起。


审神者停下脚步。

“主殿,日安”

“日安,一期”


“主殿今天就由你负责吗,鹤丸殿?”

“是的哟”

一期一振闻言,温和对鹤丸国永行礼。

“那么,主上今天就拜托你了,注意事项前田已经交到您手中,请务必保证她的安全。”

“放心吧放心吧,一期老头子。”

两位成年付丧身言笑晏晏,话语交锋。


森茉莉侧头,浓密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她将自己的感情藏在这片阴影里。


察觉审神者投来的询问眼神,两位少年摸样的刀剑对视一眼。五虎退双臂禁箍着小老虎,支支吾吾想说什么,怀中小白虎尾巴不满地拍打他的手腕,五虎退赶紧放松力道,着急的检查它的身体。

森茉莉眉眼合着冰雪划开,“咳,退,退?”她轻声呼唤暂且遗忘审神者的五虎退。

于是五虎退脸颊一点一点泛红,短发和白雪纠纠缠缠,湿答答地垂下。

“主上……呜,即使害怕,退也会好好作战的”


前田藤四郎对害羞的兄长略感头疼,他不动声色接过话头。

亚麻发色的小少年恪守礼仪,一手扶着本体,一手背在身后,他低头,视野中只有茉莉毛茸茸的短靴。

那是去万屋挑选案几时,他一时心动为审神者带回的礼物。没有想过她会不会喜欢,没有想过她用不用得上,小少年只是笨拙的,想把一切美好的东西献给主殿。

包括胜利。

“主上,我会尽力将胜利带给您”


藤四郎家族的末席,前田藤四郎,既不像三日月那样华美,也不如宗三左文字经历传奇。

他只有认真做好主殿吩咐的每一件事。

这样,主殿就能对他多一点喜欢吧?


怀揣如此期望的付丧神,毫无预兆的陷入一个怀抱。

来自他崇敬的主君。

神色肃静的少年瞬间爆红。


森茉莉下巴支在小小少年的肩头,感受着少年被风雪浸润的发丝,明明是熟悉已久的冰凉,如同多年前她在潮湿的地下室感受到的那样,然而此刻冰封多年的心突然解封,一朵花颤颤巍巍露出来。

全身放松,她任由少年慌慌张张扶住她的腰,轻声道,“只要你们能平安归来。”


“前田,我有没有说过,我很喜欢你”

“我希望你能平安归来。”

从前她一无所有,不惧怕任何失去。可如今心头探出一枝伶仃的花,她突然害怕了。

如果他消失了,她是不是再也感受不到他的温度,听不到他的誓言,再也无法一转身看到雪白的母衣,再也无法在琥珀色瞳孔中找到自己。


前田藤四郎感受着审神者温软的呼吸,好半天无法反应。


付丧神五感灵敏,一期一振自然听到审神者说出口的在意,按捺下自己难以言表的心情,一期一振不由自主揪住绶带,淡金色至高无上的象征在他苍白的手骨间扭曲,如同他那耻于说出的见不得光的心思,那每晚入梦的,丑陋的幻想。


“一期殿,绶带都扭曲了哦”

耳畔传来鹤丸国永不咸不淡的提醒,一期一振悚然一惊,慌张松开手,苦笑一声。

“让您见笑了,鹤丸殿。我只是……前田在我面前,一直都是成熟可靠的小大人模样,”他顿了一下,余光注意到鹤丸国永神色不变,继续说道。

“他从没在我面前失态过,是我这个兄长失职。”

作为下属,是他一期一振,失格了!


“啊”,鹤丸国永发出毫无意义的语气词,无聊地移开视线。

“能够拥有这样的审神者,难道不是吾等的幸运吗?”

风吹来一片花瓣,柔弱无依附在他手心,锋锐的指甲从上而下轻易将其从中划开,鹤丸国永漫不经心一吹,转头对着同僚笑道。

弱点太明显了,一期一振,殿下。



评论(10)
热度(8)
© 故园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