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次相见恨晚,都是久别重逢。
(团灭达人,HE无能——想要的刀迟迟不来,黑化进行时)
 

(刀剑乱舞 ) 沉默是今夜的本丸

排雷:全员OOC

          全员OOC

          全员OOC

         最终CP大概是学习X审神者


狭小的房间,一星如豆,在黑压压刀剑深厚的障子上投下奇形怪状的影子。


“所有刀剑都到了吗?”

一层寒霜罩面,金眼付丧神罕见的严肃。

被广大审神者戏称为本丸之母的刀剑,平素的确如其美誉那样,细心妥帖,再温柔不过。哪怕遭遇审神者闭着眼睛缩进被子里耍赖不起床这种棘手状况,他也只是微微一笑,垂首唇间一咬,脱下黑色皮质手套。小心地将审神者从被窝拔出,扶起靠在胡萝卜抱枕上,再为她披上臂弯间早已准备好的外套,一只手虚虚扶着审神者,另一只手拿起还散发着热气的毛巾——温度适中,像擦拭绝世珍宝那样,黑发付丧神将毛巾在审神者脸上轻柔拭过,比鸟儿从湖面掠过还要轻微。

这样的付丧神,此刻褪去温柔,端坐于主位,抬眼间赫然一道利光闪过,对上这种眼神,无论哪个人都会恍惚以为自己被刀剑穿透而过了吧。


然而四周是同样身为刀剑付丧神的同伴们。


“烛台切殿,若是连你都无法让主殿出门一步,事情一定非常严重。”即便是休息时间仍然穿戴整齐的一期一振,跪坐在藤四郎众前满心忧虑。众刀剑中忠心首屈一指的他,即便弟弟们极化修行也只是冷酷的发言。战斗就要有必死的觉悟。这句话用来形容一期一振的信念最合适不过。

大家长已经打开话匣,在座位上扭来扭去的弟弟们终于有胆量开口,或者说是推波助澜。


这场会议的目的——大家早就心知肚明。


“呜,主公大人到底遇到什么事了呢。”看到主人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毛茸茸的小老虎们熟练分工,一只人立而起舔舐主人的面颊权作安慰,一只把自己的身体赛到主人手中,一只已经跑到大家长身边磨蹭呜咽,剩下的两只此刻正被鹤丸国永抱着蹂躏。

同样白发金眸,五条家的唯一代表将同样的颜色渲染出自己的气质,用审神者的话说“金光闪闪熊孩子,男神不过3秒”。在同伴们或安然品茶,或焦躁磨刀的氛围中,只有他一个笑眯眯逮着小老虎可劲的撸,身上每个细胞都镌刻着搞事的男人,实在深不可测。


“大将连吃饭都不出来,我端过去的饭菜每次都原封不动的返回来。”

药研藤四郎顿了顿,抬手一推眼镜。

“再这样下去,大将的身体肯定受不了。”

“你说的大家都知道啦,现在重要的是把大将请出来吧。”

乱藤四郎一翻白眼,青春美少女的娇嗔别有一番风味,可惜第一他的兄长不吃这一套,第二他也不是青春美少女。


于是药研藤四郎双手插兜,扭头轻描淡写地一瞥,乱藤四郎立马笑容僵硬,短刀的高机动被她发挥到了极致,眨眼间他就直接窜到前田藤四郎的身后。

所有的眼镜都是鬼畜。

某日审神者拉着他的手,红着眼眶难得深沉的话语突然在乱藤四郎的心底回响。


他选择性遗忘了,审神者当时正好奇地拉开五虎退膝上小老虎们的后腿每日一熊,小老虎嗷嗷乱叫地踢腿,五虎退一边看看小老虎一边看看主殿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微弱地两边劝解“主殿小虎会生气的”“小虎不能这样对主殿”,最后终于在审神者“退你到底支持谁”的逼迫,和小老虎狠狠几爪子“嗷嗷”(蠢货主人还不把我拉出去,对着脆弱的主殿我不能下手,对着你总行了吧)中败下阵来。藤四郎们鼓掌叫好,乱藤四郎更是兴奋地脸如火烧。终于能搞清小老虎们的性别了!

本丸关于小老虎性别的赌局中,她和鹤丸国永可是投了一半的身家进去!输了的话,那条心仪很久的裙子就无缘了啊。

小老虎在险恶人心中不服输地挣扎,总算有一击正中下巴,审神者哎哟一声,往后一躺。藤四郎们一窝蜂围上去安慰小姑娘。往常小姑娘早就双手一撑大喊一声爬起来了,那次只是咬牙安静了5秒,短刀们还在七嘴八舌地安慰,审神者直接在床榻上翻滚哀嚎。

“嗷嗷嗷我的牙!”

嗯,愣是噤若寒蝉的起居室中,内番服同白大褂迷之相似的药研藤四郎检查后开口。

“大将,您不能再吃甜食了。大牙变黑松动全部都是龋齿。您最起码要忍耐到新牙长成。另外我每天会过来监督您刷牙的。”

“啊啊啊啊药研不要啊,门牙可是20岁后才会长的。时间太长了我完全无法忍受。一天就一袋,一袋!”

审神者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

短刀们爱莫能助心有戚戚焉的注视中,在审神者如丧考妣的神情中,药研藤四郎把她藏在床头柜中(半袋,药研我只要半袋!)、枕头下(啊啊啊住手啊药研,我只要1颗,一颗总行了吧)、花瓶里(药研你属狗吗?这都能闻出来)、书架上(药研藤四郎你赢了……你赢了)的巧克力尽数收走。

审神者当时一副魂归西天的表情,“我是不是得罪过药研?”

在墙角缩成一团,她情不自禁地怀疑起人生。

“不,果然还是因为眼镜吧,眼镜都是鬼畜,我早该知道的。”


刀剑男士们依据派别抱团而坐,泾渭分明。

虽说与长船派刀剑交情非凡,甚至连大俱利都搭得上话,然而鹤丸国永到底是五条家的刀剑。

因此他独身一人坐着也就理所当然。


哦,不是独身,还有两只小老虎,藤四郎家的小老虎。


“鹤丸殿,你一向和审神者玩得好,不如你前去询问如何?”顺着弟弟的眼神看过去,翻开内心的记账本,一期一振仍然礼貌恭谨。

小老虎们很柔软吧鹤丸殿,上次你把退搞哭的事情我还记着呢。

一期一振 is watching him,always.


鹤丸国永八方不动。

开玩笑他是搞事的祖宗啊,一期一振的黑脸算什么,这么轻易就认怂不是他鹤丸国永!


下一秒,本丸大佬破天荒插手。

三日月端着优雅气度,“哈、哈、哈,是呢,爷爷也觉得鹤丸殿最合适”

小乌丸细眉一挑,“为父赞成你的意见”

江雪仍然闭着眼睛,然而手中转着的佛珠已然停止。“鹤丸殿,去带来和平吧。”


“为主尽忠你该感到荣幸,呜呜呜主为什么不和长谷部一起玩,弱鸡小白脸有什么战斗力”

“虽然不想承认,但你这个时候的确比我可爱”

……

迎着宗三左文字意味深长的笑意,长谷部不甘嫉妒的烈焰背景,小狐丸眯眼野狐一样狡黠的伸懒腰,大和守安定若有若无出鞘的本体……

鹤丸国永抹了一把脸,终于认识到全本丸都在坑他的事实。


“不就是上星期她随口嚷嚷了一句最喜欢我嘛。你们至于这样吗?”

看上去一派崩溃,连白毛都揉乱了。

鹤丸国永放下双手。

“审神者最喜欢我的事实,你们终于接受了吗?”

洁白的鹤站起来,睥睨高傲,他衣袖一振,环视四周,掩不住的笑意绽放在脸上,烛光明灭不定,映照出有违平时形象的魔魅。


手下败将。

鹤丸国永打开门,脚步跳脱一如平日。

他要去找审神者,牵着三日足不出户的小姑娘的手,和她一同出来。


part2

鹤丸国永吃了个闭门羹。

“喂喂,有人吗,我家小姑娘在里面吗?”

他把门拍得震天响。

“巧克力快递,您新买的巧克力到货”

“我把藤四郎家的小虎抢过来了,我拿的受益咱俩平摊!”


审神者听说赌局后,强烈要求借钱给鹤丸国永做赌注,当然,“受益平分,风险在你,同不同意!”

比春日枝头的花苞更娇嫩的小姑娘踮起脚,从屏风后探出头来,大睁的眼睛里全是金钱的小星星。


隔天鹤丸国永和小伙伴一起晒太阳。

“小俱利,你知道什么是成就感吗?”

大俱利伽罗一脸冷漠。

“你又犯病了。”

“成就感,就是拒绝那可爱小姑娘的要求,看她上窜下跳。”

鹤丸国永躺在草地上,地主老农一样满足的叹息。

大俱利伽罗简直不可思议,他是对审神者没有那方面的兴趣。但就算是他也知道,鹤丸国永的追求技术这辈子都不会有女朋友。

活该。


鹤丸国永还在拍门“喂喂,不要那么记仇,我的受益全给你都给你。出来和我一起玩呗,我新发明的挖坑技术,这次一定能坑到三日月!”

“药研去隔壁那个医生审神者取经回来了,快放我进去商量对策。”

“喂喂喂!”

审神者痛苦地合上电脑,她拉开了门。

鹤丸国永你最好有要紧事!


鹤丸国永正对上一副咬牙切齿的面孔。审神者阴森森一笑,“你,什么事,说!”

鹤丸国永的头发都立起来了!

这也太惊吓了!

马尾辫也好,公主头也好,挽发也好披肩也好,审神者总是一个注意形象的小姑娘。

此刻她蓬头垢面,黑眼圈几可媲美熊猫,眼中血丝弥漫,嘴唇起皮干燥。

这不是我的小姑娘。

一定是我开门方式不对!


鹤丸国永呆呆地开口“你这是cosplay吗,cos哪部剧的欧多桑?”

“cos你大爷,没见过论文狗吗?”

审神者勃然大怒,张牙舞爪就要冲上来大战三百回合,余光瞥见高科技质感的电脑外壳,一拍额头,瞬间从铁血战士变身虚弱小白花,摇摇晃晃坐回茶几前。


“日哦”

她呻吟着打开电脑屏幕。

“这都改动多少遍了还有错,还有错!”

“连标点符号都有错。”

“所幸我终于修改完了。”

电脑屏幕前,审神者一抓头发,手腕抬起继续敲敲打打。


“行距24磅?每个章节空一行”被忽视的鹤丸国永抓起审神者的手机,就着短信直接念出来。

“这什么意思,现世新科技吗?主殿我也想学。”

鹤丸国永挥舞着手机凑到审神者身边。


“24磅和单倍行距一样啦,我演示给你看哦,像这样选中修改……等等”

“不、不可能啊,不是说更多嘛,不我不信,我再换换。”

??

“……我有一句mmp一定要讲,论文瞬间少了3页你是在逗我?”

???

“鹤丸国永看你干的好事!”审神者最终抓狂。

鹤丸国永无辜地抬头,他当然很委屈。

“你等等,你先给我放个小白菜。我只是念个要求,论文少是你写的少吧。”

审神者额头一条青筋蹦起。

“你看你要是原来精益求精写的多多的,现在不就没事了吗?”

审神者青筋欢快地跳动

“自己的锅自己背好。”鹤丸国永义正言辞教导她,手机贴在脸边,肌肤如玉,荧光穿过他金黄的瞳孔折射出璀璨星河的胜景,美不胜收。

审神者狞笑。

“滚!”


鹤丸国永委屈地缩成一团,背上摆满审神者的论文废稿。审神者要一页一页对照稿件,纠正语法拼写和标点错误。

50页,鹤丸国永觉得自己要被压塌了。


审神者气弱游丝,她觉得自己已经死了。

满屏幕外文。地狱不过如此。


鹤丸国永蹲得腿麻,他直起身想缓缓,谁料一头撞在案几上。眼泪瞬间迸出,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他看到审神者失去色彩的脸。

好像一箱巧克力在她面前滑进湖里。

空洞、脆弱。

审神者一格一格地扭过头。

声音从地狱18层飘出。

“鹤丸国永,你的手放在哪里?”


他的手放在电脑键盘上,退格健。

鹤丸国永差点条件反射回答。

他抱住审神者小腿,嚎啕大哭“刚刚是真的疼,痛死我了!”

“你有我疼吗?那可是我的论文好吗?”

“这可是我的脸啊”

“我明天就要论文终稿了!鹤丸国永你给我放手。”

审神者拼命推着她,两只手刚掰开鹤丸国永一只爪子,付丧神手腕轻轻一抖瞬间挣脱,再次抱紧。

“我的脸这么好看还比不上一篇论文?”

“我一个女孩子都不在意脸啦!你快放手我要写论文!”

“那只是因为你丑吧”


审神者仰面朝天深吸一口气。

“你给我滚!”


审神者吃饭去了,因为鹤丸国永提出他要将功补过。

“不就是英文嘛,我也会啊。”

“你会?”

审神者捧起鹤丸国永的双手,两眼放光,猫咪看到小鱼干一样热切。

鹤丸国永暗自窃笑。

“很简单的,跟着视频轻松记下来了。”

“好好好,那就都交给你了,我先去吃个饭,回来就给你奖励!”

审神者欣喜若狂,乌拉乌拉乱叫着冲出门外。


鹤丸国永单手托腮,注视着审神者离去的背影,直到那道背影消失在樱花树后溶入夜色,他才放下手看向电脑。

“恩,我想想,我记得那句话是,holy shit?好像是最地道的表达。”

“没有脑子怎么搞事,我果然很聪明。”

他一边自我夸耀,一边手指弹跳。

“搞定!起码得给我个香吻!”

鹤丸国永向后一靠,翘起二郎腿,双手放在膝盖上抵住下巴。


审神者回来就看到鹤丸国永沉思者的姿势。她谄媚的凑上去,又是捏脊又是捶背。

“大佬你渴不渴,大佬你饿不饿,大佬你累吗?”

鹤丸国永清脆打了个响指,“去,好好看看你的论文,native speaker的水平。”

“我相信大佬你的水平!”审神者一边表忠心,一边她眼神闪烁着检查论文。


沉默是今晚的本丸。

审神者久久沉默着。她呆在电脑前,似乎震撼到说不出话来。

“你从哪儿学的。”

她惊讶到面无表情。

“跟我学地道美语,一个教育频道。”

审神者的声音无限趋近低谷。

“哦,美语啊。”

“地道啊。”

她的声音刮过,鹤丸国永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给我写的都是什么!全是地道骂人脏话!这玩意你要我拿给老师看?!!”

鹤丸国永胳膊一滑,他无措地调整姿势站起来。

“不是,你听我解释,据说这是教育专家新指定的。”

审神者崩溃指向门外。

“滚出去!”


声震本丸,惊起两三只小鸟,惊动那点烛火。

会议室一片低低的笑声。


时间倒转三天。

三天前,审神者受到鹤丸国永巧克力的那天下午,终于没忍住扑进付丧神怀里大声道谢。

烛台切担忧地走进去。

“主殿,哪怕是加急写论文也要吃饭啊。”

“等会儿我就吃,哎呀烛台切你好烦。放着就好放着就好。”

“没有能量身体会垮掉的。”

“烛台切!”写不下去的审神者跳起来,从电脑后抽出巧克力示意。

“鹤丸有给我巧克力啦,不要担心能量缺少。你出去吧出去吧我要安心写论文!”

审神者把金眼付丧神硬推出去。“砰”地和上门。

黑发近侍收起笑容,看到拐角处一角白大褂,和带着眼镜的付丧神对视一眼。

药研藤四郎扯动嘴角。

烛台切光忠眯起眼睛。


三日月和莺丸在走廊上享受日光。

“主殿最近在学英语哟”

“大包平不知道有没有兴趣”

“我找到了一项节目,地道美语,老爷爷也要与时俱进嘛”

“电视很精彩,大包平一定喜欢。”

“哈哈哈甚好甚好,小姑娘苦恼的样子很可爱,但只注视一人才最可爱。”


和大俱利聊完天路过的鹤丸国永,在这场鸡同鸭讲的对话中若有所思。

他眼珠一转,悄无声息地离去。

……

“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

天下最美摆出老年人的健忘表情。

“恩?你刚刚说什么了吗?哎大包平什么时候来?”

莺丸忧郁地捧起茶杯。



一期一振拎着小老虎的颈皮在审神者门外正襟跪坐。

他柔声开口,声音是一期一振特有的安心可靠。

“主殿”

“夜深露重,请允许我把退的老虎给你,把他们放在脚边一定很暖和。”

俯身行礼,一期一振心中很是笃定。

门被拉开,一只白嫩娇小的手伸出来。

一期一振面带微笑,将小老虎递出去。指尖相触,付丧神的手虽修长漂亮,还是一双男人的手,尤其在审神者的娇小面前。

有力、火热。

两只手放在一起,天生契合。


”哈哈哈主殿,这样写可如何?“三日月宗近笑弯了眼。

“呜呜呜三日月你最棒!一星期的内番免了!”小姑娘压根没有理会身边人美色的意味,将三日月成果检查完毕,直接蹦起来一拍三日月的肩膀,发下一番豪言壮语。颇有大哥罩小弟的意味。

”唔,今晚……“三日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小姑娘的手机突然响起。

……

”哈哈哈我的论文已经写完了!你服不服气。“

”你在逗我吧“

”不不不,我不信。他这是算着时间布论文的吗?“

”我已经死了……“

”什么叫哪怕死也要交论文?都没人提醒老师的吗?他是超人我不是啊喂!“

”……行吧,我知道了。“

”我真是谢谢你啊,特地提醒我又有论文这回事。“

审神者挂掉手机。

三日月突然有不好的预感。


果然。小姑娘站在原地良久,良久才像没看见三日月一样,绕过他又在电脑前坐下。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小姑娘抽出一条发带绑在额头,打开文档奋命敲打。

无论三日月如何优雅,一期一振如何清贵,鹤丸国永如何活泼,烛台切如何温柔,长谷部如何忠犬……都比不上论文重要,都比不上专业老师懒洋洋的命令。

“呜呜呜,我爱学习我爱学习我爱学习”

没毛病。



那句喜欢,不过是没开窍小姑娘的撒娇。

战斗已经打响,赢家只能有一个。

刀剑乱舞,开始了。


作者有话说;

被论文搞到生不如死,我就想开个段子谁知道写崩了?

1.holy shit 狗屎,的确是地道美语哈哈哈哈

2.沉默是今晚的康桥,徐志摩的诗大家应该都知道。徐志摩可苦逼了,追求林徽因未果,人家转身选择梁思成。后来和徐小曼在一起,徐小曼又嫌弃他挣钱少。这里解释一下,徐小曼抽大烟买首饰衣物,其实徐志摩赚的不少,就是不够花。结果飞机失事,他死球噜。这里我没有在暗示什么哟。

真的没有。

反正我没有。

3.事情就是,药研发现大将牙疼是鹤丸的锅。三日月直接算计了鹤丸。两派人不知道对方做了什么。

别问我为啥,我也不知道,就想写。

一期一振卖弟求荣。

4.三日鹤真好吃啊真好吃,无脑吃粮太幸福。本来想摸个三日鹤现代paro学长学弟的,论文把我搞死了。


评论(30)
热度(70)
© 故园声 | Powered by LOFTER